【全台都面臨少子高齡化的社會,臺南在地如何因應這樣的情況?】

【全台都面臨少子高齡化的社會,臺南在地如何因應這樣的情況?】

市民問:

    台南自99年縣市合併至今已經快8年的時間,醫療與長照資源不平均,依然暴露在城鄉的差距之下。想請問候選人們,對於全台都面臨的少子高齡化的社會,台南在地要如何去應變這樣的情況?是否有具體的政策可以改善?當選後如何著手解決這個急迫的問題?

 

許忠信答:

首先,忠信認為:少子化與高齡化之間的關係密不可分,若要真正根本解決此問題,發展經濟才是解決的根本良策。

首在於要讓民眾有工作機會,在經濟能力所及範圍,有意願者自然會想要生育;生育率增加了,也才能以延緩高齡化的進程。也就是說,少子高齡化應該回到源頭「如何提供更多工作機會」來處理。這也是忠信對臺南市近幾年來的經濟困頓、生育率、結婚率和市民每月可支配所得,幾乎是全國吊車尾,因而毅然挺身參選臺南市市長的主要原因。

至於「如何發展經濟,提供更多工作機會」部分,「新芽市長給問論壇」也有連署提問類似的問題,請參閱續忠信的回覆說明,或到https://許忠信.tw 網站的臺南好政,裡面有說明如何推動市政經濟面的做法。

 

育兒津貼措施

解決少子化非一蹴可及,需要長期的全面性規劃與推動。倘若要提供短期性的育兒津貼措施,也要顧及個別的自主性;畢竟每個家庭的狀況不同,育兒的需求及因應方式也會不同。有關育兒津貼,忠信提出以下三點方案。

一、 育兒津貼一律每月5500元,鼓勵全職育兒媽媽。(含父母、爺奶或親屬照顧)

二、 鼓勵企業設置員工托育機構與社區建立托育機制。

三、 「準公托」(如上點所述之企業員工或社區托育機構)的法律責任。

 

高齡化下年長者所需的醫療與長照資源不平均

據內政部107年底統計台南市65歲以上老年人口有277,472人,14.72%。這些長輩是我們需要特別照顧的人口。因為台南市青年外移人口眾多,而老年長者大多生活在家中,不論有慢性疾病需定期回診或有緊急醫療需求,在使用醫療資源時,目前有過度集中都市的情形。我們不能忽視患者的需求,特別是老年長輩們與偏鄉住民,而醫療資源往往在這些地方是不足的。

忠信在這裡提出幾點看法,希望帶給鄉親更好的醫療照護,以下就短期和長期目標做說明。

  • 短期目標

1.醫療後送與醫療交通路線、工具

醫療後送一直是政府這幾年著力很深的地方,但是實際運作上,本人認為這種緊急性的處置必須具時效性,所以一定要搭配完善的交通資源。而偏鄉地區分成平地與山地,平地部分以救護車做緊急運送,加強救護車內的醫療設備;山地部分,應依山區人口比例,用政府經費補助醫療直升機,以求迅速。

另外,醫療後送需要搭配良好的醫院資源,在轉診制度上,要加強地區性醫院的資源。例如,新營醫院的北門分院,目前規劃要轉型為長照中心。其實北門分院交通便利,腹地也大,適合蓋醫院。因為距離鄰近的學甲、將軍,甚至七股地區都算方便,而這幾區老年人口也多,所以目前要發展為長照中心。其實長照與醫療密不可分,所以在交通便利的地方,是可以與醫療後送的轉診醫院結合。因此,建立平地與山地,以及偏遠地區的交通聯絡網,應當是首要之急。

2.醫療設備

解決交通上的問題,再來就必須規劃後送單位的設備。政府應該補助地區性醫院,更新醫療設備、引進新的儀器等。並且,應提高山區、偏鄉地區醫療巡迴巴士的普及率。現階段巡迴巴士的醫療設備普遍老舊,甚至簡陋,也有提升的必要。

(二)長期目標

1.社區高齡者篩檢、居家訪視

本人建議,在社區建立醫療關懷據點,定期居家訪視,關心長輩們身體狀況是長期目標。居家訪視也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檢查,或定期追蹤慢性病。

2.在地醫療

在上述的短期醫療方案中,可以讓有需要的人快速得到幫助。但是針對疾病的診治或慢性病的照護等等,需要固定就診的,就要靠在地醫療。在地醫療需要醫師駐診。以往政府以「綁住」公費醫學生畢業到偏鄉看診,但是往往所學和看診內容不同,專長無法發揮(例如要泌尿科醫師到一般內科看診)。本人的思維是要讓醫師們能夠發揮所長,政府應以加給的補助方式吸引醫師,以長輩及一般所需的泌尿科、心臟內科、神經科、牙科、骨科、復健科、一般內科等醫師為主,組成聯合門診,在固定地方看診,並依據人口比例來決定醫師的需求數量。

很多人會覺得,如果不用強迫的方式讓醫師們來,醫師是不會到偏遠地方看診的。忠信在這裡向各位報告,很多醫師都具有熱心助人的心態才來當醫師,我們要做的就是尊重他的專業,不是硬要醫師到哪裡行醫,否則對醫病關係的建立沒有幫助。所以讓醫師自願性到偏鄉看診,尊重他們的專業是很重要的。

以上,只是針對醫師部分,老年長輩或需要復健的人,常常需要跑到市中心或其他人口較多的大醫院做復健,難免造成長途跋涉的疲勞感。所以,在長期目標上,除了讓醫病關係的建立更完善,政府也應補助偏鄉「復健師與復健設備」。這也是落實在地醫療的一個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