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加強對校內不當管教的監督,與事前預防?】

【如何加強對校內不當管教的監督,與事前預防?】

市民問:

    在校內遭受肉體及精神的虐待,曾是數代台南人揮之不去的陰影。這些惡行,在現今的台南校園中,尚未絕跡。

聯合國的《兒童權利公約》,保障十八歲以下兒童生存與發展,及免於受到歧視的權利。然而,這些再基本不過的要求,卻在台南的校園裡遭到嚴重漠視。處於發展階段的兒童,情緒往往被漠視及否定。強迫書寫「悔過書」的文化,被用各種方式擴展成對人格的羞辱。這些否定情感,甚至否定個人價值的作為,在發展中的心靈刻下深深的傷痕。

在台南,成人利用權力,來發動集體對個別兒童的輿論攻擊,已然成為常態。關係弱勢的同學,則成為被霸凌的對象。而台南校園中普遍施行的反同課程,則成為歧視的根源,排擠不同性別氣質,以及性傾向的小孩。社會普遍的歧視,已經被證明是霸凌的成因之一。在台南,歧視與偏見卻被宗教團體在校園中傳誦。

對兒童的生存與發展來說,遊戲是不可少的要素,小孩在遊戲中發展學習能力,和人際關係。然而,台南的校園中,下課時間卻普遍被剝奪。被剝奪下課權利的小孩,往往發展出各種身心症狀。

實際案例,請見附件。我想請問諸位候選人,如何加強政府的監督機制,預防校內不當管教的發生?

 

許忠信答:

忠信不久前回覆過類似的提問。若您有興趣,歡迎於連署提問問題中搜尋:「如何處理校內不當管教,及體罰的問題?」然而,忠信在此也藉著您提出的問題敘述,進行更深一層的討論:如何事前預防不當管教?

    正如前一個提問之回覆中所提及:老師體罰學生,除較偏激的個案行為外,許多是出自於「愛之深,責之切」但方法不恰適,以至於學生的需求及權利被忽視。在此,忠信並不願苛責願意努力教育未來國家棟樑的辛苦教師們,但是應能以較柔性的勸導、講座教育……等方式循循善誘。

    如何事先預防,忠信也認為,應該以增辦講座研習、教育知能論壇……等方式,不僅告訴教師們應守的規範、增加教師對此事的認知,更能讓齊聚一堂的教師討論「有效教育孩子,但不責罰」之方式。忠信相信,這樣的活動除了促進教師間的交流外,比起為了預防不當管教而預防性立法,造成教師與學生、學生家長間可能有更多鴻溝和防備外,會是一更優良的預防方法。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