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校內不當管教,及體罰的問題?】

【如何處理校內不當管教,及體罰的問題?】

市民問:

    台南是一個兒童人權低落的城市,直到今天,體罰,也就是直接施加於兒童肉體的暴力行為,仍存在於學校當中。

2006年,《教育基本法》修正案通過,明定禁止任何體罰,並保障學生的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至今,過了12年,就筆者接觸過的案例,在校內仍然還有搧耳光,巴頭,捏臉等不同的暴力行為存在。即便不談體罰,台南的學校內部,仍然普遍存在各種剝奪兒童人權的行為,例如禁止下課,以及吃飯。如果我們同意,玩樂與進食,是兒童人格發展的基本條件,那怎麼能容許這些權利被剝奪?

不僅是玩樂與進食,學校內,也普遍有剝奪兒童身體自主權,及所有權的情況。許多學校,與特定宗教團體合作,實行隱含「婚前守貞」與反同觀念的課程。這樣的課程不但造成偏見與歧視,埋下霸凌的種子,更罔顧小孩理解,決定自己身體的權利。而小孩的物品,被以各種理由沒收,甚至「丟棄」(塞入垃圾筒),則是剝奪所有權及精神上的羞辱。

這是台南教育的沉痾,已經形成了世代的創傷經驗。

我想請問諸位市長候選人,如何提升台南市的兒童人權?教育局,如何能更有效的施行監督功能?長遠來說,如何建立一套機制,來協助在校內受苦的兒童,家長,甚至是老師?

 

許忠信答:

    首先,在進行此問題之討論前,應先定義何謂「體罰」。教育部三令五申禁止體罰,但何謂「體罰」卻始終未有明確定義。忠信認為,體罰是一個過於沉重的詞彙,且相對使教師處於一個「欺壓學生」、「欺凌弱小」的立場;以下討論將以「不當管教」論述之。

    近年中,曾有一年之數據顯示:國內二百八十萬的國中、小學生中,有將近二百萬的學生曾被教師不當管教。這數據十分驚人,而其中體罰的項目,除毆打身體外,像是增加作業量、勞動服務、不准下課、罰錢、罰站……等不同的名目,這些究竟算不算得上不當管教的一環,在法界實務中仍存有爭議。

    忠信認為,這些會讓學生進入學習上的惡性循環(如大量罰寫罰抄);會令學生的生理需求遭到忽視(如不准下課、罰站、勞服,以至於沒有時間如廁);會使學生對於犯錯的改進方式有產生偏差之可能(如罰錢,可能導致學生認為所有錯誤皆能以金錢解決)……等處罰方式,皆是不當管教的一部份。

    定義何謂不當管教後,進一步討論該如何處理。忠信認為:老師體罰學生,除較偏激的個案行為外,許多是出自於「愛之深,責之切」,但方法用得並不恰適,以至於學生的需求及權利被忽視。在此,忠信並不願苛責願意努力教育國家未來棟樑的辛苦教師們,但是應能以較柔性的勸導、講座教育……等方式循循善誘。

至於假若未來臺南市發生了不當管教之情事,忠信認為,應視狀況付諸法律程序,以國家之公正來論斷。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