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願在「行政聽證」前,停止南鐵東移案強行拆屋徵收土地?】

是否願在「行政聽證」前,停止南鐵東移案強行拆屋徵收土地?

市民問:

南鐵居民並不反對鐵路地下化,而是主張回歸政府民84~96年間幾乎不需徵收土地的計畫。居民不為提高徵收補償而反對東移案,而是主張透過「行政聽證」給居民與官方有對等理性對話機會以避免浮濫徵收。

根據公文,政府原有計畫於施工期間在鐵路東側「徵用」民地興建臨時軌,完工後還地於民,是徵收最少、拆遷最少、工期最短、經費最低,且兼顧改善交通、都市縫合、古蹟保存的方案。96年政府考量「土地開發利益」規劃「南鐵東移案」,將鐵路移至民宅,擴大徵收私有地13倍,迫遷323戶家庭,危及14層大樓。數年間居民身心俱創,多人憂鬱含恨病逝,並有「擔心房屋要拆,屢有輕生念頭」婦人的自殺悲劇。

政府全面把持相關審議委員會,多有營私貪汙案例。南鐵東移審議程序亦在虛偽形式、警力排除的情況下屢遭強行通過。自救會自始希望能透過「行政聽證」與政府公平論理,以節制行政濫權、保障人權、追求公益、避免營私。但是,全遭拒絕。

政府在土徵審議未完成前即倒置程序,強行發包動工。縱使本案已進入行政訴訟,但居民仍處強行拆屋徵土的威脅中。請問是否願意在上任後停止強拆徵地程序,並協調中央政府舉辦「行政聽證」,甚至回歸「原軌土地南鐵地下化案」?

許忠信答:

程序正義是不容置疑的價值。忠信願意在合於法規下,協助公益與私益間取得和諧與共識。

聽證有無進到充分地與民溝通,並非有舉辦聽證就是「依法行政」,除了採納相關利害關係人意見,並且整理爭點或焦點爭議外,尚須符合行政程序法第8條之誠信原則始足當之。

未來,若經審視,本案之前的公聽會程序確有不合法規或法理之處,市府應在依法行政權限下做出合宜的處置,回歸法制面確認後再行推動鐵路東移。

 

健誠:鐵路東移相關法規程序面

前一、聽證的意義
聽證(Hearing;Anhorung;聽聞),最早源自一七二三年英國法院判決劍橋大學「不能未聽取當事人之辯解而撤銷學位案」(The King v. Cambridge(Bentley‘s Case,1723))[1],也就是英美法自然正義原則之具體內涵之一 ―「兩造兼聽」(both sides shall be heard; Audi alteram partem)的理念。
一、
(一)行政程序法第54-66條之聽證程序。
(二)法效:行政程序法§108之規定,行政機關做成經聽證之行政處分時,應斟酌全部聽證之結果。救濟上也免除訴願與其他先行程序,可直接提起行政訴訟(同法§109)。
二、土地徵收條例第10條第1項、第2項、第4項規定:

(第1項)需用土地人興辦之事業依法應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者,於申請徵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前,應將其事業計畫報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
(第2項)需用土地人於事業計畫報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前,舉行公聽會,聽取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之意見。但因舉辦具機密性之國防事業或已舉行公聽會或說明會者,不在此限。
→對應行政程序法第107條第1款
(第4項)需用土地人興辦之事業無須報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者,除有第二項但書情形外,應於與所有權人協議價購或以其他方式取得前,先舉行公聽會。」

三、土地徵收條例施行細則第10條:

需用土地人依本條例第十條第二項規定舉行公聽會,應至少舉行二場,其辦理事項如下:
一、應於七日前將舉行公聽會之事由、日期及地點公告於需用土地所在地之公共地方、當地直轄市或縣(市)政府、鄉(鎮、市、區)公所、村(里)辦公處之公告處所與村(里)住戶之適當公共位置,並於其網站張貼公告及刊登政府公報或新聞紙。
二、依土地登記簿所載住所,以書面通知興辦事業計畫範圍內之土地所有權人。
三、說明興辦事業概況、展示相關圖籍及說明事業計畫之公益性、必要性、適當性及合法性,並聽取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之意見。後場公聽會並應說明對於前場公聽會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陳述意見之明確回應及處理情形。

四、公聽會應作成會議紀錄,並將紀錄公告周知,張貼於需用土地所在地之公共地方、當地直轄市或縣(市)政府、鄉(鎮、市、區)公所、村(里)辦公處公告處所,與村(里)住戶之適當公共位置,需用土地人並需於其網站上張貼公告及書面通知陳述意見之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
五、依前二款規定所為前場公聽會紀錄之公告及書面通知,與對於前場公聽會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陳述意見之回應及處理,應於舉行後場公聽會前為之。事業計畫報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及徵收案件送由核准徵收機關核准時,應一併檢附所有公聽會紀錄、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之意見與對其意見之回應及處理情形。」。
五、
  執此,依照行政程序法第8條以觀,這幾次聽證有無進到充分地與民溝通,以及採納相關意見,並且整理爭點或焦點爭議,對此我們抱持懷疑。並非有舉辦聽證就是【依法行政】,尚須符合本條之誠信原則始足當之。

  退萬步言,依照行政程序法第66條,行政機關於聽證終結後,決定做成前認為必要時,得再為聽證,學理上稱為「再聽證」。同理,即便其認為聽證已終結,在決定之前也可以依照本規定,於符合誠信之範圍舉行再聽證,以免造成人民權益的侵害。

 

[1] 可能請老師再確認一下,這是老師母校的案子,whether the power to revoke degrees was erroneously gran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