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公用土地應給予適當補償新聞稿(21)

私有公用土地應給予適當補償

從臺南縣政府到臺南市政府–「蘇規賴隨」

這一兩年來,忠信走訪臺南市各區時,有為數不少的市民朋友反映,臺南市政府將私地佔用,既不徵收也不給補償的情形。依照目前有些民眾陳情的資料,計有57筆,面積達31,096平方公尺。從民國80年代起,臺南縣政府就針對多筆土地,以「公益需求」為理由,佔用私人地主的土地,把這些土地充作道路或是其他用途。但是,當地主要求臺南縣政府依法辦理徵收時,臺南縣府卻常用「行政機關內部權責區分」、「行政機關裁量權限」或是「經費不足」為由,拒絕辦理徵收,或是不依法發給徵收補償費。

在臺南縣市合併之後,臺南市政府仍然用同樣的理由,繼續將人民土地充作公用,但又不去發給補償費。相關案例議員在市議會已經有多次質詢,但是市政府都是用「等以後經費充足後將會處理」的理由來塘塞。

簡單而言,就這種「佔用私人土地又不給任何補償」的問題,市政府是以「事涉公益」作理由,主張是否徵收和發給補償,是市府的行政權責且和經費相關,來合理化市政府的占領作為。

市政府的錯誤認知

但是市政府卻忽略(或是刻意不向人民說明),市政府和人民間的關係,不是只有公法關係,也會有私法關係的面向。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在89年度訴字第2153號民事判決中,就明確認定這種「土地遭國家占用(或是充作道路使用),但是國家卻沒有給地主任何補償」的作為,就是一種民事上的不當得利。依民法第179條以下的規定,市政府要給地主「相當於租金」的補償數額。而且這和一次性的徵收不同,是一種「持續性」的補償。也就是說只要使用或占用行為繼續存在,市政府就必須按月給予補償金。長遠而言,這對市府財政來講,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這種「充作道路使用(或是被市府佔用),就必須給予租金補償」的見解,已經被法院所廣為接納。我們可以從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102年度上更(一)字第10號判決、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85號民事判決中,都是相同的見解一事來獲得佐證。

從上面法院判決可以發現,市政府只是從高權的角度來看待此種問題,但是市府沒有去深究此種佔用行為,已經對私人的財產權造成侵害,進而產生民事上的法律糾紛。而且市政府也沒有去深入思考,目前的作為,會對市府造成更大的負擔。只是像鴕鳥般的推拖,妄想人民會想不到主張內容,進而讓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

忠信的主張

因此,鑒於法院已經明確闡明此種法律關係,和應該如何解決的方案。審酌目前法院的見解下,市政府此種消極處理態度,會造成市政府更大的財政負擔等情事,忠信主張:

為了保障私人地主權益,以及避免因為承辦人員的錯誤或不完整的法律認知,造成市政府更大的負擔。忠信有機會當選臺南市市長後,必定會盡力協調此種對地主不甚公平的情形,讓地主和市府可以由調解或其他「非訴訟」的爭端解決途徑,來處理此類問題。以避免市政府日後因法院判決之故,而陷入更不利或難以解決的困境。

以上是針對臺南市多年來的「私有土地公用」不合理情形,提出忠信的解決辦法,供市民朋友參考。若有諸如此類不合理的情事,也歡迎市民朋友提出來,一起來商議解決。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