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津貼應顧及自育媽媽與阿嬤新聞稿 (14)

育兒津貼應顧及自育媽媽與阿嬤

這幾年來,台灣人口一直呈現出生率下降的趨勢,少子化現象越來越嚴重,加上忠信之前向大家報告過的臺灣老年長輩越來越多,呈現高齡化社會的情形。這些未成年子女的扶養比,也就是一個小孩所要負擔的未來父母,甚至爺爺奶奶年老後生活照顧的情形也會更加嚴重。這個情形在臺南市將更形顯著。因此,中央最近想提高生育意願,以育兒津貼、托育補助的方式來促進生育率,可以說是立意良善。但是,這樣的政策為什麼不被多數地方政府首長所接受,本人說明如下。

育兒津貼與托育補助的背景,是為了應對少子化的衝擊,所以中央放寬了領取年限的限制,從原本的0~2歲,變成0~4歲都可領取,也加強了托育機構準公共化,藉以提高父母使用托育設備的意願,並取消父母一方未就業的限制。但是,中央政府發放育兒津貼改採統一標準,這樣的標準將使得原先在新北、臺北等地,領取的津貼變少,造成所謂臺北市、新北市「加碼」補助的情形。

對此,忠信對臺南市育兒津貼的發放及相關配套措施,有三點看法和建議。

育兒津貼的看法與配套措施建議

一、育兒津貼一律每月5500元,鼓勵全職育兒媽媽(含父母、爺奶或親屬照顧)

中央補貼款從下面的表格可以清楚看到,媽媽或阿嬤在家帶小孩、帶孫子,每月可以領育兒津貼2500元,而有與政府簽約的保母或私托每個月能領到6000元,這會造成「在家帶小孩不如把小孩送到托育機構」這樣的剝奪感。原因就在於,送小孩到公托領政府補助3000元/月,這與有和政府簽約的保母或私托領到6000元/月,兩者之間差距的3000元是政府願意多去負擔的,但卻不願意比照多付給全職媽媽。這也是為什麼中央在統一發給津貼後,在臺北、新北引起反彈的原因,他們更明確表示未來將以其他名義來補貼這3000元的不足。

不過,靠地方來補貼這3000元的不足,會造成地方財政的負擔,對於財力相對較弱的縣市是沒有辦法這樣補貼的。而且,這樣補貼會造成「我們的縣/市政府沒錢補貼」想法,對居民來說也是另一層剝奪感。這種非一致性的補貼涉及縣市財政,以及中央統籌分配款是否合理分配的另一個問題。因此,縣市不見得都會發放,或發放標準不一,也導致各縣市的不同調「加碼效應」。

本人認為,與政府簽約的保母或私托(準公托)中,政府願意多補助的3000元,在育兒津貼也要有這一部分。也就是說,全國育兒津貼每月5500元,以此鼓勵在家帶小孩的全職媽媽。或有說與政府簽約的保母或私托,都具保母技術士證或專業訓練結訓資格,所以政府會多給予3000元補貼。誠然,自行照顧者,不論是由父母、爺奶或親屬照顧,未必有此資格。但是,這樣的建議並非否定保母證照的價值,這是兩難的問題。至少,在相同經濟誘因下,提供了多元的方式讓父母去選擇。因為,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放心給沒有取得證照的爺奶親屬帶,父母爺奶親屬也可能自願去取得證照。

若要選擇以自行照顧,必定是身為父母者經過反覆深思熟慮,考量各種可能狀況後,對自己孩子所做的最好決定。政府不必去質疑其照護的專業或經驗,縱使有一些照護問題,咸信選擇與政府簽約的保母或私托(準公托),也或多或少會有這樣的問題存在。因此,不要用全然防弊心態去抹扼了要解決少子化問題的政策初衷。

表:中央補貼新制之補貼額

育兒津貼 2500元/月      
公托 3000元/月         
有與政府簽約之保母或私托 6000元/月      3000元
未與政府簽約之保母或私托 2500元/月

二、鼓勵企業設置員工托育機構與社區建立托育機制

要提升臺南市生育率的短期機制,可以獎勵企業設立員工托育機構或是社區中建立集體托育機制,讓父母安心上班或去購物、整理家務等等。政府或民間對於這類友善托育環境的提供應該要多一點作為。

三、「準公托」的法律責任

目前法律沒有規範「準公托」的法律責任。但是,政府應對「準公托」與公托納入相同的監督義務,藉以使媽媽們願意利用這些資源,也促使機構對這些國家未來的主人真正做到良好的照管。而上述企業設置員工托育機構與社區建立托育機制,本人認為可以把他們當成「準公托」來比照。

發展經濟才是解決少子化的良策

最後,本人要提出呼籲,要解決少子化問題,首在於要讓民眾有工作機會,在經濟能力所及範圍,有意願者自然會想要生育。所以,應該回到源頭「如何提供更多工作機會」來處理。這也是本人對臺南市近幾年來的經濟困頓、生育率、結婚率和市民每月可支配所得,幾乎是全國吊車尾,因而毅然挺身參選臺南市市長的主要原因。解決少子化非一蹴可及,需要長期的全面性規劃與推動。若要提出短期性的育兒津貼措施,也要顧及個別的自主性。因為,每個家庭的狀況不同,育兒的需求及因應方式也會不同。政府要做的事情是,想辦法解決自育者或是準公托、公托機構的照護風險與品質提升。而非採行不同的補貼標準,造成民眾的困擾。

因此,忠信建議:育兒津貼措施在法律上的規範要求,與經濟補助,都要一致平等對待,然後給民眾自行選擇需要給予幼兒何種照顧。而且,政府更應戮力於發展經濟,才能根本解決少子化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