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忠信教授接受《POP大國民》專訪 逐字稿

2018-07-16成大許忠信教授接受《POP大國民》專訪。許教授在受訪中,對於為何參選臺南市長的緣由及其他議題,有完整的說明。為讓市民朋友充分了解,以下,以逐字稿的方式,分段忠實呈現,和大家一起分享。

☆開場
☆為何會想投入2018台南市長選舉?
☆許忠信教授談他的專長及對台南的幫助
☆許忠信教授談他擔任立委期間,會計法的修正
☆許忠信教授談他擔任立委期間,生技新藥產業條例的修正
☆許教授談國際經貿專長與府城治理的關係
☆許忠信教授認為台南有哪些能再往前推進、改革的地方?
☆許忠信教授談如何以他的專業吸引外資(特別是德國中小企業)來台南
☆許忠信教授談為什麼他會比黃偉哲好,高思博好

 

☆開場
蔡詩萍:好,歡迎回到POP大國民6點到7點鐘第二階段的節目,我是主持人蔡詩萍,在我們大台北地區,台南的鄉親朋友呢,也要特別特別留意這一小時了。為什麼呢?為什麼我要特別這樣喊話呢,因為在我們現場,來了今年也要投入台南市市長選舉的,但是他是以無黨籍的身分投入的,他是目前在成功大學法律系擔任教授的許忠信博士,許忠信教授現在在我們的現場。哈囉,忠信兄你好!
許忠信:主持人好,各位聽眾大家好。
蔡詩萍:許忠信教授是非常清苦的環境出身的,但是非常地傑出。他在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後,到了英國的劍橋拿到了博士學位回來。然後他其實是有從政經驗的,很多朋友也許會稍微覺得,欸……許忠信,名字有點耳熟,沒錯,他曾經擔任過台聯黨的……呃……不分區的立委。
許忠信:立委。
蔡詩萍:不分區的立委,對不對
許忠信:而且當過總召。
蔡詩萍:當過總召。但他現在卻是以無黨籍的身分跳出來選舉。那我們稍微先跟各位講一下台南市,是當然第一個是民進黨大本營。過去的賴神,就是現在的賴清德院長,他卸任之後整個的棒子,選舉是交給了擔任立委,非常熟悉的黃偉哲。然後國民黨提名了高思博。然後,再加上之前也上過我們節目的企業界的林義豐。還有其他人嗎?
許忠信:還有蘇煥智。
蔡詩萍:蘇煥智也跳出來選。所以台南市選舉很熱鬧,這次出來一個許忠信教授。那大概很好奇,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忠信教授為什麼跳出來選呢?我跟許忠信先生也認識一小段時間了,也不能說非常久,但也認識了他好幾年了,我也蠻意外的。雖然我知道他的理念,以及他的出身,還有他的非常優秀的學經歷背景。

**********************************

☆為何會想投入2018台南市長選舉?
蔡詩萍:我問一下,你這次跳出來,有人說是因為阿扁的關係啦,阿扁前總統的關係啦等等的。老實說,你為什麼在這個關頭上會跳出來想選個台南市市長,而且大家認為壓力還很大,選舉成功的機率其實憑良心說,因為有一個民進黨的黃偉哲在那邊,所以怎麼看這個排名的順序都很難是排到你排在前面,或前三名,那你為什麼還要跳出來選?
許忠信:我要參選台南市長,是我離開立法院以後就已經有這個規劃,所以我走訪基層已經超過兩年半。
蔡詩萍:你的意思是說,你離開立法院之後,你就回到台南教書,你就開始到處,在地方就已經有開始在經營了。
許忠信:是,我就在地方拜訪。
蔡詩萍:而且是透過訊息說你會選舉,你要選舉。
許忠信:所以,阿扁總統是我大概一年半前,他找我去高雄他家。然後他問我說我在做什麼,我就說我現在就在成大當教授,那我也離開台聯黨,那,有時候講一些電台節目。
阿扁總統跟我講說,你這樣可惜啊!那我就坦白跟他講說,我大概一年前,也就是我見阿扁總統的一年前,他有很多以前的部屬,阿扁總統當台北市長跟當總統的時候,他用了很多台南人,那這些台南人很多也在台北,然後他們覺得我的國際經貿法的專業、智慧財產權法的專業,是發展台南的經濟,讓台南人脫困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機會,所以他們鼓勵我參選。
那阿扁總統那時候有首肯,有贊同。我到現在很少去講說,阿扁總統支持我,但是我的確在一年半之前,我跟他報告過,他也同意。

**********************************

☆許忠信教授談他的專長及對台南的幫助
蔡詩萍:他為什麼支持你,你覺得?
許忠信:我覺得他支持我最主要的原因是這樣,阿扁總統出身也是很寒煨,很貧窮,那我自己的出身跟他也是有得比,都是窮苦鄉下小孩子長大。然後他也知道,我成為立法委員就很,已經很不容易。台灣人給我很多機會,然後他也願意給我一個機會。
其實,我那時候當選台聯黨的不分區立委,那個票除了李總統的票以外,有很多是阿扁總統的支持者,所以阿扁總統對我印象應該也不錯。因為就這個台南的需求而言,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發展經濟,那要發展經濟,現在在台南我們的企業我們必須要增加研發,專利、打商標品牌,然後我們的企業需要有一些營業秘密,這都是智慧財產權,我在成大就教這個。
那我們現在必須吸引歐洲國家,尤其是德語系的國家,到台南來投資。那因為我學德語啊!我在大二的時候,我同學大部分都學法語,或是學日語,但是我在台大政治系國關組當你學弟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很多同學都是要留美嘛!
蔡詩萍:對,留美留英比較多。
許忠信:我那時候,我鼻子一摸,我就知道我的家庭環境,父母開鐵牛三輪車,哪有可能讓我留英留美,所以我大二就開始學德文。我是在國關組很特殊,學德文很少。
蔡詩萍:因為德語系的國家,他大學是公費嘛!
許忠信:對啊!我那時候就有學長跟我講說,到德語系國家不用錢,那時候的西德,我是那時候就開始學德文。那現在德國因為統一以後,他的經濟現在非常好。
現在台灣最大的外資來源國,不是美國也不是日本,而是荷蘭。荷蘭佔我們的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大概有27.77%左右。
蔡詩萍:我不曉得這是現在荷蘭啊,為什麼咧?
許忠信:對啊。因為荷蘭跟德國跟瑞士、奧地利,他們大部分都是中小企業,那他們中小企業都有一些關鍵技術,然後他們在歐洲生產。但是東亞畢竟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包括大陸、南韓、台灣、日本、東南亞,這些德語系國家,他們要是中小企業在歐洲生產,運到東亞來那個運輸成本太高,所以他們有必要到東方來找一個國家投資、來合作。
那所以大概兩年前,德國政府送了200個左右的研究生,到東方來留學。那有一大半是到大陸去了,那有大概50個左右是到日本去,那有20幾個到南韓,20幾個到台灣來。
那我剛好在成大教到一個,我就問他,他就說他們德國政府出獎學金讓他們過來,來學習東方的語言,然後建立東方的經貿關係,然後藉由這200個要來加強德國跟東方的經貿關係。
所以我個人認為,台南現在經濟的困境有一個契機,也就是在這個國際經貿的環境裡面,這些德語系國家,我們以前對德語系國家因為語言的關係,比較陌生。那德國人對台灣也很陌生,很少人去向德國企業介紹台灣的投資機會,那因為我懂德文,我會看德文,那講我沒有講的英文好,但是還可以跟德國人講兩個小時沒有問題。
蔡詩萍:基本的溝通是OK。
許忠信:我2006年到海德堡去做客座教授,客座研究員,所以我認為向德語系國家招商到台南來,是台南經濟脫困的一個辦法。
蔡詩萍:好,在我們現場的呢是許忠信教授,成功大學法律系的教授,他現在以無黨籍的身分要來投入台南市的市長選舉。

**********************************

☆許忠信教授談他擔任立委期間,會計法的修正
蔡詩萍:好,我問一下。剛才你有特別提到說之前你是台聯黨的立法院的不分區委員,同時還是總召。為什麼會來反而跟現在出來選舉,反而不是用台聯黨的身分?
許忠信:因為我離開台聯黨已經很久,因為我得罪台聯黨的高層啊!因為,那時候我當第8屆立法委員第1會期,現在是第9屆立委,我當第8屆。我第1會期就當總召,那我那時候碰到顏清標委員,顏清標委員他去觸犯了會計法,他違反會計法被起訴了。
所以,那時候立法院提出會計法修正案,要替這些民代除罪啊。但是替民代除罪,這個是違反法治國家原則,所以那時候不敢公開地表決。那只能由四黨的總召,密室協商,結果四黨總召,四個黨的主席、四個黨都同意,那馬總統也同意修正這個法。那四個黨的總召有三個黨的總召已經簽名,包括林鴻池執行長,國民黨的嘛、民進黨的柯建銘啊、還有親民黨的李桐豪都簽了。剩下我一個人堅持不簽,我堅持不簽,後來我因為這件事情得罪了台聯黨的高層,那顏清標委員後來就入獄了嘛,那所以台聯黨高層他就對我非常有意見。所以第9屆的不分區立委就沒有再找我,那我就離開台聯黨。
蔡詩萍:所以有這麼一段過往。
許忠信答:是。
蔡詩萍:好,現在是以無黨籍的身分要投入台南市市長選舉,我們待會回來。既然要投入,一定對於台南要有一些評價和想法。待會回來我們先來透過許忠信教授,來看看賴神傳奇真的有那麼傳奇嗎?馬上回來。

**********************************

☆許忠信教授談他擔任立委期間,生技新藥產業條例的修正
蔡詩萍:好,在台南市,我剛剛一直跟各位講,在大台北地區的台南市的鄉親朋友們,你要稍微注意一下我們這一場的專訪,因為許忠信教授在我們的現場。他是以無黨籍的身分要投入到台南市的市長的選舉。
就基本政治立場來講的話,你應該會跟民進黨比較稍微接近一點對不對?
許忠信:是。
蔡詩萍:偏綠嘛,台灣。但是有人認為說,有人認為你一直比較「獨」,獨派立場。那是因為你剛剛也講嘛,阿扁啊等等等的。但是你的立場呢?能不能用這個機會也說明一下,你是獨派嗎?
許忠信:最喜歡說我是深綠的是偉哲啦(笑),偉哲他最喜歡把我講成這個深綠嘛,那我也不諱言,我是「台灣優先」的信徒,我是李總統的信徒,也是台灣優先。那我們在很多經貿議題,投資方面我們也是台灣投資為優先。那我們傾向把大陸當成世界的一部分,我們走向世界,這是我們台灣優先的立場。
那當然偉哲他們很喜歡把我歸類成這個所謂的這個極獨啦,或是深綠啦或是怎麼樣。我個人不會去在乎他們跟我怎麼講,因為我一直相信,我的競爭對手是我自己。因為我在當立法委員兩年,我可以說我替國家盡了很多的職責。我再舉一個例子,剛才那個會計法修正以外,還有一個很重大,我得罪台聯黨高層的事情。
我在當立法委員的時候有一次,那個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跟藥事法……
蔡詩萍:我知道這個,當時新聞也滿大的。
許忠信:那個有十幾個藥商,他們在台灣生產藥品那我們台灣有兩部法律,一部叫藥事法,藥事法(規定)只要是你沒上市的藥我們主管機關為了確保人民的安全,一定要來審查,才可以核准你上市的許可。那這種藥事法的新藥,那個概念是廣的,只要沒有上市的都是新藥,就要審查。但是我們的另外一部法律,生技新藥產業條例,這個新藥是狹義的啊,你要有發明高度,你要有相當的研發,相當的技術貢獻,政府才需要用比較多的財政跟你協助,然後健保增加給付啊。結果我當立委當總召的時候,那時候這群藥商就提出一個生技新藥產業條例的修正案,要把藥事法的新藥概念借過來生技新藥產業條例。他們的理由是說兩個都是新藥啊,那這個法律四黨也都同意,然後四黨總召,三個已經簽名,那我那時候一看這不可以啊……
蔡詩萍:你覺得不合理,為什麼不合理?
許忠信:因為我如果同意修法以後,我們的健保增加給付,這些藥商得利,那我們的健保的財政漏洞會更大,而他們的研發程度並沒有那麼高,值得我們用政府的財力來協助他。所以我那時候,我一個人反對,我那時候也被這一群藥商跟台聯黨的核心請去談話,那我就把我剛才那跟道理講給他們聽,我堅持不簽。所以,我當立法委員坦白講,我得罪很多人,所以讓我感觸,當一個政治人物如果你要堅持你的原則,堅持你的良心,如果你有政黨的話會變成你被政黨把持,被政黨控制。
所以我個人那時候就覺得說,那我這樣不要政黨、我不要黨籍,那我用無黨籍參選台南市長。我相信台南現在經濟困境需要對外投資的招商,然後需要把台南的農產品拿到日本去促銷,而我又懂日文,我又懂德文,所以我的外文的能力,因為我國關組,外文能力都比較強嘛,英文當然基本的都會講,那我如果可以替台南市來招商,讓台南市的經濟能夠改善,那這樣我用無黨籍可以做一些事。

**********************************

☆許教授談國際經貿專長與府城治理的關係
蔡詩萍:你了講一個重點了,這個重點其實是我最近在,也不是最近,我就是這大半年我在注意高雄跟台南的選舉的時候,我都會反反覆覆的會去問、去看一些資料,甚至會如果有相關的人士來我節目,都會這樣問。大家都說民進黨在台南是綠色的板塊非常的穩,可是也很奇怪,你就經濟數據上來看的話,台南也好、高雄也好,其實數據都不漂亮。
許忠信:困頓。
蔡詩萍:對,都不漂亮,失業率的狀況也都是滿高的,可是為什麼會一直都變成「賴神傳奇」,這「南霸天陳菊」,就是這到底怎麼回事?
許忠信:台南人跟高雄人,成分滿接近的,那台南人他們本土意識很強,那台南人以台灣為優先,台灣擺第一的人啊非常的多。那這個我們都把他歸類他為綠營,那台南人雖然他綠營是佔七成左右,那藍營大概兩成多,那另外一點點是政治冷感的人。那綠營這麼大,並不表示民進黨就有這麼大的盤。也就是說,現在在台南對政治人物罵三字經的人太多了,對政治人物唾棄的人太多了。也就是說他雖然是綠營,他支持台灣,他反對跟中國,對大陸合併、統一的,他是台灣優先的。但是不表示他支持民進黨喔!他對民進黨,因為民進黨在中央執政,然後在地方執政,那在台南比較特殊,民進黨在台南縣市執政都超過二十年,那民進黨的人才在台南也已經用完了。像陳唐山、許添財,他們這些人才都已經用罄了,那現在要出來的他們都是以前當助理啦,當這個縣議員、市議員起來,這個國際經貿的能力啊,外文能力比較有限,人是一枝草一點露啊,我們從年輕就在學國際經貿法,那你從年輕是在當議員,那個專長一個是國際經貿的專長……
蔡詩萍:嗯~視野、關心的對象都不一樣。
許忠信:嗯,那一個是政治專長。

**********************************

☆許忠信教授認為台南有哪些能再往前推進、改革的地方
蔡詩萍:那……,賴神的政績到底怎麼樣,比如說好了,你既然現在要選台南市市長,你一定有些想法對不對。比如說台南到目前為止,哪些問題是你最不滿意的,到現在為止發展的並不好的。
許忠信:台南現在人口急速地老化,我們65歲以上的長輩,佔27%(註:應該是口誤,臺南市107年預估65歲以上有275,005人)那我們台南人因為年輕人找不到工作……
蔡詩萍:哇,那很高耶,快三成了。
許忠信:對啊。年輕人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外出,然後年輕人留在台南的薪資低、工作不好找,所以台南現在的這個年輕人結婚的對數在六都之末,然後嬰兒的出生率也是六都之末,然後台南人每個月平均可支配所得只有2.39萬,是台灣20縣市裡面排名第14,比澎湖、苗栗、花蓮還要低。
蔡詩萍:這數據你說出來要負責任的喔。
許忠信:這是財政部的統計,去年的統計。所以20縣市裡面台南的每個月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是排名第14。那所以台南人民現在普遍地貧窮,那人口外出,所以我最近因為走選舉,我深入各巷各里啊,那我們看到弱巷(19:30)裡面的那個破舊的老屋,裡面住的長輩,年輕人都離開,長輩可能兩個夫妻加起來180歲、170歲,那這種情形非常普遍。所以台南人現在有一個困頓,也就是我們必須改變。
蔡詩萍:好。因為這牽涉到什麼呢,對一個政績的評價跟他是不是事實的問題,因為對於黃偉哲來說,他是承接民進黨的,賴清德院長的,前市長的政績,對不對。所以他必須有所繼承,有所往前突破。
可是你呢,是一個挑戰者,那唯一的共同部分就是說,你們可能都是所謂的綠軍,綠營的陣營裡只是說分出不同的看法。那賴清德院長在台南的這麼多年的執政的政績,如果現在你剛剛講的這些問題,比如說青少年的外移、老年人口的高齡化、然後整個的外商投資,外資的比率非常的低。那這些問題是說在他任內的時候都沒這個問題嗎,就是說他卸任以後他不可能他卸任以後幾個月才出現這些問題吧,那應該是長久以來的問題啦!
許忠信:政治人物,有一些是很苦幹實幹啦,像許添財、陳唐山,他們都是苦幹實幹的。但是有些政治人物他是會媒體報狀,媒體關係非常好,所以民調啊,各方面表現都非常好,但是其實上人民他過得很辛苦。
所以像賴市長,賴清德院長他在當台南市長的時候,他現在詬病得最嚴重的就是他第一任市長任內四年,房屋稅沒有調整,本來根據我們民國90年所修正的房屋稅的條例,必須三年做一次調整,但是他前四年沒有調整。但是他第二任連任了以後,因為他沒有連任的必要,他也不能再連任台南市長,他第五年調得非常的高,平均要連續調三年,調幅達到67%,所以很多人他房屋是他自己住,然後他每個月的薪資非常有限,因為要教育小孩又要照顧父母。然後以前的租稅他還可以預測要存多少錢繳稅,那麼現在突然跟他第五年調這麼高,出乎他意料,變成有些人他要賣土地、處分房屋,才有辦法去繳稅。像這一點他會受到很大的批評,所以賴院長他在這裡是被抨擊的最多。
另外,台南吸毒人很多,年輕人沒有前途,他留在故鄉也沒有前景,所以他吸毒。吸毒是一個社會問題,也就是社會沒有給他機會,你看學長我是出身貧窮,但是我在我們台灣經濟奇蹟的時候,我們那時候大學聯考,讓我可以考進南一中,我可以考進台大跟學長學習。那台灣社會給我機會,我當然不會吸毒啊,但是當我們這個社會沒有給年輕人機會的時候,工作也找不到,太太也不敢娶,也沒有女朋友,那這種情形他很容易就一群,就開始吸毒,一個吸兩個就吸。台南吸毒的情況很嚴重,而我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在台南地檢署他當滿高階的檢察官,有一次檢察官跟警察的聯席會議,那時候幕僚就報告說台南吸毒現在非常嚴重,但是那時候台南市政府的態度,不能掃毒,也就是說他掩飾。像這種東西去掩飾,被cover下來,被掩飾著。那其實台南人現在年輕人這種情形產生很多社會的問題,我現在在台南市,我因為沒有多少選舉經費,我就花了150萬印了30萬份我手頭上給學長這一份文宣,這一份文宣是我自己寫的,然後請漫畫家幫我畫成漫畫,然後我貨問三家,找了一個出版社,他幫我到印刷廠第一家說一本10塊錢,我嫌太貴問第二家他說6塊7,我還是嫌太貴,第三家這老闆覺得我還滿願意為台灣打拼的,一本算我大概5塊錢。所以我花了150萬印了這30萬本。然後我在各區,永康、柳營,像我昨天去掃柳營的街頭,都有2、30個志工來陪我掃街發這本文萱。
那麼我這樣挨家挨戶去拜訪,就會接觸到老百姓,他們居住環境我覺得很難過,那我有一個很怪異的現象,你看台南市的店面啊,市區的店面,白天,開店的人應該是很喜歡大門敞開,讓客人很容易進來,但是卻很多店他是關著、鎖著,鎖著我必須敲門以後老板娘才來開鎖,然後問我什麼事情。
蔡詩萍:為什麼呢?
許忠信:因為治安不好啊,治安不好有搶奪、有偷竊啊,那老闆一不小心就會被偷,所以他乾脆把店鎖著,透過玻璃你可以看到老闆在裡面。
蔡詩萍:有生意有人來敲門他才開。
許忠信:沒錯。
蔡詩萍:好,在我們現場的是許忠信,在他描述的台南我也滿驚訝的。但你可能可以說,各位聽眾朋友可能可以說,他是要選舉的人,他可能他講的就會比較負面那個部分。但是觀眾朋友我要說的是,我們講的這些問題呢,其實你也可以從不同的面向上去對照。
數據有數據的公布,那感受你可以問問一些台南的鄉親,他們是不是也感受到。
像這樣的狀況。可是至少做主持人來講有一個面向我是還滿同意許忠信先生的分析的。為什麼呢,因為上次林義豐來我們節目的時候,他批評房屋稅,批評台南市的年輕人的就業問題,跟你講的是一樣的。他是個企業家喔,他講的是一樣的。
好,我想這可能就ㄧ定程度地印證了台南的某一些問題並不像表面上所看到的賴神的模式,這麼樣子的優秀。
我們先進一段廣告在我們現場,待會回來再繼續訪問無黨籍的台南市長的參選人許忠信教授。

**********************************

☆許忠信教授談如何以他的專業吸引外資(特別是德國中小企業)來台南
蔡詩萍:好,也許你對許忠信教授呢還不算太熟悉,或者你記得許忠信教授不就是以前那個台聯黨的那個立委嗎。沒錯,就是那位劍橋大學的法學博士許忠信教授,現在在我們的現場,他是我的台大學弟,大概低我個,這樣算算大概四個班。
許忠信:差不多,你一畢業我進去。
蔡詩萍:對我剛好大概畢業他進來,那我回台灣念研究所的時候他應該在大學部。那我們剛才廣告空擋閒聊的時候,我們有很多共同的朋友都我們台大的一些學長啊、學姊啦、學弟啊,就是大家都是好朋友啦,現在想想人生也很有趣,當年都是年輕小孩在台大,每一個都自以為自己怎樣怎樣,可是人生經過十幾年二十年三十年……
許忠信:現在都五六十歲了。
蔡詩萍:都在變化。不管怎樣,許忠信教授現在宣布他要投入到台南市市長選舉,以無黨籍的身分,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挑戰的是要挑戰的是黃偉哲,要挑戰的是國民黨提名的高思博,那麼他要挑戰的是賴神,這個賴清德前市長在台南所謂的創下來的高的支持度。但是在他眼裡面,台南市景氣不好,就業狀況很差,年輕人無所事事,吸毒的比率逐漸增加。這些問題呢可能都是台南市的朋友,我不曉得聽我們廣播的台南市鄉親你怎麼看,但至少我相信許忠信教授在我們廣播中公開這樣講,他會為他自己這些話……
許忠信:負責。
蔡詩萍:負起責任。我覺得政治人物就是這樣的,你可以批評,但是你要負起責任來大家可以來檢視。
蔡詩萍:所以我回過頭來請教你,你如果當上台南市的市長,原諒我這樣說,學長這樣講,你憑什麼能向選民們號召說,交給你,台南市會比過去交給國民黨、交給民進黨的市長會不一樣?
許忠信:這也是我要出來的原因,因為我剛才所講都是我所見所聞所聽到的,那台南人現在這個困頓,靠台灣或是台南人的力量,已經沒有力量讓他改變。各直轄市他的市長都為他自己的市政在打拼,那你台南市的經濟要靠台南市長。那我們現在靠自己台灣人的力量沒有辦法讓台南人有機會,那我們現在只能藉外力。
藉外力,藉什麼外力?就是我剛才講的,德語系的國家,這四個國家德國、瑞士、奧地利、荷蘭,他們已簽跟台灣的經貿關係不密切,對台灣的認識也非常有限。
蔡詩萍:你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擔任市長的話,你的招商會把他們當成重點。
許忠信:重點。因為我會講德語我可以讀德文。
蔡詩萍:可是有人一定會說,那你有地利之便的日本啦,為什麼不去招商?
許忠信:日本現在他投資台灣已經非常多,那日本現在跟美國都是日本優先、美國優先,那日本是我們希望把台南的農產品銷到日本去,提高他的價格。那製造業方面,我們的機會在於德語系國家,那因為我大二的時候我們台大國關都學法文,那我就學德文,是因為我的家境沒辦法讓我到這些其他國家去。道德許系國家不收學費。
蔡詩萍:可是德國人、德語系的國家為什麼會看中台灣?
許忠信:這就是重點在這裡。
蔡詩萍:因為台灣的製造業的成本也高啊!
許忠信:德國的企業大部分是中小企業,所以德文字用「mitelstand」,「mitelstand」一個字代表中小企業,德國在他的西南部,也就是在跟法國交界到慕尼黑大概有345萬家的中小企業,他們很多都是「hidden champion」隱形冠軍,他們有關鍵技術,他們有他們的品牌,但是他們在德國、在歐洲製造,銷到東亞這個運輸成本太高,所以德國的副總理Gabriel,在將近兩年前來香港開會,他們就有講到說希望在東亞找一個國家可以合作,讓他們的中小企業來投資。接近東亞這個市場。
蔡詩萍:從這邊當作據點,在銷售到東亞市場。
許忠信:南亞他們已經找了印度,他們跟莫迪已經談了。那東亞部分還沒有,那東亞地區就勞工水平,大陸、南韓跟台灣比較接近。但是就地理位置,南韓地理位置太偏北,台灣剛好在中間,運輸成本最方便,那大陸跟台灣呢,有什麼差距啊?
大陸他保護商標、專利、著作權、智慧財產權的制度,還有人民的守法的觀念還沒有建立,所以大陸企業很傾向向外商去偷取營業秘密,去仿他們的商標。
蔡詩萍:類似美國川普最近在批評中國的。
許忠信:沒錯。那所以德國的企業敢進去大陸,都是像西門子這種大企業,大企業他能夠保護他的智慧財產權。
但是德國的中小企業沒有能力保護,所以他不敢進去。所以台灣如果我們的市長能夠講德語,去跟他們的中小企業主介紹台南的投資環境,然後把他拉到台南來……
蔡詩萍:好。如果能夠跟德語系當然是沒話說,德國的製造業到現在還是世界一流的啊。
許忠信:是啊。
蔡詩萍:但是麻煩就麻煩在說,你這個假如你贏得了台南市市長,你做為一個市長當然是OK,可是你的團隊你如果說只有你在德語這方面很強,其他的都還是很辛苦的話……
許忠信:不會啊,我在成大有好多教授都會講德語耶!
蔡詩萍:所以你覺得說這是OK的,台南可以提供這樣的人才。
許忠信:很多,因為成大有1350個教授。
蔡詩萍:好,在我們現場的是許忠信教授,因為我們時間的關係,所以這部分也不能聊太多。我們進一段廣告後回來大概還有幾分鐘的時間,再來跟許忠信來聊一下,我想最重要是你要怎麼讓台南的鄉親朋友真的覺得你是一個可以選擇的人,而且有贏的機會,選舉就是這樣,如果沒有贏的機會,大家一定會轉移到那個比較可能當選的人身上去了,我待會來聽聽看你怎麼評價黃偉哲跟高思博,因為這兩個看來是目前你最大的對手。
如果在你的心目中能夠把他們比下去的話,那大概選民就有可能考慮是你了對不對,馬上回來。

*****************************************
☆為什麼你會比黃偉哲好,高思博好,為什麼?
蔡詩萍:好,最後還有一點時間了,選舉真的是一件非常有趣的,就是說在台南我們都認為民進黨的執政很穩,所以黃偉哲頭過身就過,但沒想到現在殺出了一個企業家林義豐,然後他透過他的全球百大DJ的活動來把年輕人這塊炒的熱呼呼的。
那又跳出一個無黨籍的成功大學法律系的教授、前台聯黨的不分區立委兼總召的許忠信教授,也讓綠營的內部出現波瀾,那我們最後幾分鐘的時間,將來如果我們有機會當然再請你來談談政見啦,但是今天就剩下最後一點時間了,為什麼你要告訴我的台南的鄉親朋友你會比黃偉哲好,你也比高思博好,為什麼?
許忠信:「一枝草,一點露」,每一個人從他的年輕,他的學習,建立他的專業,當一個市議員像偉哲,他是從議員開始做,他當然是政治的專長。
那我是一個學者,研究的是智慧財產權、國際經貿法,然後外語是我比較常學習的地方,我認為台南市現在的經濟困境唯一就是發展經濟、招商、促銷農產品,而這些都要有國際經貿的專業知識以及外文能力,才有辦法帶領台南去迎向這一個國際經貿的環境、迎接他的挑戰。而我這方面的專業……
蔡詩萍:可是高思博他也會說他也留美啊,黃偉哲也會說他哈佛、耶魯的啊。
許忠信:哈佛、耶魯是這樣,因為master degree(碩士學位)在美國是不到一年就可以拿得到,這個我們都知道,那我們認為學歷並不是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專長,你長時間在這個領域的專長。
那台南現在要發展經濟,必須要跳脫這種政治、政黨的束縛,讓無黨專業……
蔡詩萍:那黃偉哲一定會說,我有民進黨在中央做奧援,我在發展台南的時候,我會得到比較多中央的支持。你是無黨籍的啊,到時候不一定民進黨會支持你啊。
許忠信:我沒有期待民進黨中央來支持我,因為民進黨中央他自己在中央施政他也有失分,一例一休啊、同性婚等等的爭議。而民進黨在台南市的執政這麼久,人才也已經出盡了,所以台南現在的多數選民他不看政黨,所以其實民進黨三個字能夠給偉哲加分,沒有加多少。
反而是現在在台南這些中間選民,他們要決定誰這才是重要,所以我個人認為我的競爭對手不是偉哲,也不是高思博,而是我自己。我自己的知名度,老百姓不知道我的專長,也甚至不認識我,那這個是我要勤走基層去介紹,我曾經擔任過立法委員,那我以前在立法院,非常努力,也有這樣國際經貿、智慧財產權的專業,然後我願意來替台南市發展經濟,只要讓老百姓知道我的專長,以及我從小到大的窮困,努力的環境,現在台南人很多跟我一樣,小時候這麼貧困。
蔡詩萍:好,在我們現場的是許忠信教授,能不能夠在未來幾個月的時間呢,慢慢的扳倒巨大的藍綠板塊,讓無黨籍的空間在台南市出來呢,當然要看他自己的努力,也要看各位聽我們廣播的朋友,所有的朋友,包括台南鄉親的朋友在大北部地區的鄉親朋友們呢,你最後會怎麼看待台南的未來。
感謝許忠信教授,謝謝。
許忠信:謝謝主持人,謝謝各位聽眾。
蔡詩萍:好,五點到七點節目,就在這一個專訪當中告一個段落了,待會請各位繼續收聽由DJ俊菖為各位主持的,What’s up music。
我是蔡詩萍,還是一句老話,政治雖然有他的一些非常基本的道理,可是政治也常常出現一些意外,出現一些奇蹟,那就是因為呢時勢總是在變化的,我們希望今天這個訪問能夠給各位一些不同的思考,明天見囉,也謝謝忠信教授。
許忠信:謝謝各位!
蔡詩萍:謝謝!